广州味道

广州人的“好吃”之名名声在外,每次有外地亲友问什么是正宗的广州味道,我总不禁想起成长过程中与“吃”有关的点点滴滴,新鲜、热辣、温暖、酸甜种种味道的交织成我记忆中的广州味道。

广州味道之早茶
  说到“吃”在广州,首当其冲的是“广式早茶”。从我的孩童记忆开始,“饮早茶”是一件既兴奋又痛苦的事情,因为那些好味道的早茶食肆,一向都会有很多人捧场,如果不想苦苦等位的话,就要早早起床前去“开台”。等到开好单、泡上茶,看到茶桌旁边游走的点心车、热气腾腾的明火档口,不能睡懒觉带来的痛苦已经全然扔到脑后,伴随桌子中心垒起的蒸笼、碟子越来越多,那些残存的睡意早就伴随满足感而烟消云散了。
“早茶”有“早茶”的礼仪,比如小辈要给长辈斟茶倒水,点心要让长辈先进;别人给你倒茶时,要以手指叩桌表示感谢;茶壶缺水不需大呼小叫,只需掀起茶盖面向上即可。长辈那时我们讲起茶桌礼仪时常讲一个笑话,说有一外国人来喝早茶,担心自己不懂早茶礼仪,因此看着着邻桌的举动一步一步学着做,堂倌给邻桌倒茶,邻桌用手指叩桌表示感谢,外国人也用手指叩桌,邻桌掀起茶壶盖示意堂倌添水,外国人也有样学样,邻桌拿什么点心,外国人也拿同样的点心。邻桌奇怪此人怎么老跟自己同样动作,走路时一走神不小心滚下楼梯,外国人一看,心想,广州人喝茶居然还有滚楼梯的习惯,为免失礼,只好一咬牙关跟着也滚下楼梯去。每次“饮早茶”给人倒茶或喝别人倒的茶时,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这个笑话,也想起孩提时代有关“早茶”的点滴欢乐。

广州味道之小吃
  广州的小吃多不胜数,甜的有双皮奶、红豆沙,咸的有油香饼、萝卜牛杂,酸的有腌酸瓜萝卜,辣的有猪脚姜,酥的有鸡仔饼,脆的有硼砂薄脆,可以填饱肚子的有布拉肠、云吞面、牛腩粉、猪红汤,可以消磨时间过过嘴瘾的还有叮叮糖、鸡公榄。我曾经带着一个朋友在上下九及周边小巷逛了一天就为了吃不同的小吃,一整天从早上逛到晚上,逛着骑楼底,指点满洲窗,没进酒楼饭店,专吃各种小吃,一路吃下来全部不重样,所费不多还吃得非常满足和快乐。
在长辈教导中,一边逛街一边吃东西是很失礼仪的行为,更加不允许不正经吃饭、海吃胡塞各种小吃,所以我总觉得吃小吃是和朋友在一起的快乐专利,一两个好朋友,牵着手,时而过街,时而穿巷,嘴巴吃着一些,手里还举着一把,这些“失礼”的形象组成我成长中不可磨灭的快乐记忆。

广州味道之宵夜
  广州的宵夜也是异彩纷呈,广州人一旦出门在外,总是很不习惯外地食肆早早关门打烊的作息时间表,因为在广州人的概念中,半夜12点仍灯火通明的大排档,应是出门就能碰上那么几家,这些大排档,或是擅长粥粉面饭,或是专长时鲜小炒。有晚自习下课的、有刚下夜班的、有作息颠倒的、更有专门觅食的,进得店来,点一碗绵软靓粥,上一份牛肉拉肠,有喜欢喝上两杯的,就叫笑脸迎人的老板炒上一碟田螺或来一盘铁板猪杂,边吃边喝边聊。只要你想吃,无论几点出门,总有一家可以填饱你肚子的大排档在街道的拐角处等着你。
  宵夜给我带来的除了味道以外,还有亲情的记忆,小时候晚上做完作业,经常会撒娇说肚子很饿,老爸或者老妈就会带着那个铁皮制的、有个大木塞子的保温桶,给我到外边的大排档买一份宵夜回来给我解馋,或是汤汁鲜美的云吞面,或者材料丰富的艇仔粥,雾气腾腾,那种温暖一直烫贴到心灵深处。现在,我也成了孩子的妈妈,有时候在孩子晚上下课后,也会带着她到大排档吃一份粥,炒一碟面,母女俩边吃边聊当天的有趣事情,其乐也融融。
这些,就是我身边的、星斗市民所拥有的广州味道。
(梁建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