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亚运相逢 不同心灵感动

这一生好像与亚运会有一种深深的默契,偶然的不经意间,我竟然和新中国举办的亚运会两次相逢。1990年在北京上学,第一次成为亚运东道主,20年后在广州,我再一次成为亚运东道主!神奇的两次东道主经历让亚运会注定成为了生命中难以挥释的人生体验。亲历新中国两次体育盛会,收获不同的心灵感动,这份记忆,真的如同恒星般,值得一生去保留。
1990年北京亚运会是新中国在自己的土地上举办的第一次综合性国际体育大赛,也是亚运会诞生以来的40年间第一次由中国承办的亚洲运动会。中国的改革开放走过了12个年头,中国人艰难地经历了体制改革的阵痛,也再一次看到了中华民族盛世复兴的画卷,中国人心灵深处充满着对未来的期许与梦想。那一年,我只是京城一名普通的大二学生。1990年的亚运印象是北京城的花坛锦簇,响彻京城每一个角落的“亚洲雄风”,镌刻着浓浓亚运气息的熊猫“盼盼”。我对亚运唯一的贡献就是站在海淀苏州街路口,像广州协警一样挥舞小旗,维持交通秩序,当时叫“义务服务人员”,就是现在的志愿者。这份工作的“报酬”就是一张北京工人体育场亚运足球门票,价值10元,但也足以令人羡慕了。随人群冲入工体,座位在球门后面差得几乎什么都看不到,记忆中很清晰地回荡着工体里伊朗啦啦队某种乐器的犀利呜呜声,像极旷野中波斯帝国骑兵挥刀破空的尖利啸声,剽悍得令人胆寒; 至今难忘的还有当时韩国 “亚洲第一前锋”金铸城血染赛场,头扎白布冲锋陷阵的身影,让我深深感叹高丽民族硬朗的作风意志。那一年的亚运,印象中人们很朴实,很多中国老百姓和我一样,第一次在自家门口见到这么多外国人,第一次深深感受到不同文化的强烈冲击。那一年的亚运,没有矿泉水、没有王老吉、更没有361°,市场经济远没有现在这么发达。改革开放十多年后,在当时并不很友好的国际环境下,这一届亚运会成为中国不可多得的体育民间外交舞台。中国人对金牌强烈的渴望,纠结着长久以来历史所背负的某种压抑与沉重,在这一届亚运会爆发,中国选手金牌和奖牌总数第一次以巨大的优势雄踞亚洲第一。这届亚运很真切的感受,就是整个中华民族仿佛都非常急切地想用金牌来洗刷我们百年的屈辱和辛酸,而这一届亚运会确确实实让中国人的民族自信与自豪第一次来得那么实在、那么真切、那么痛快!
20年后,亚运第二次来到中国,来到广州。中国30年的改革开放气势如虹,沧桑巨变。广州敞开宽厚的胸怀,自信而充满激情地拥抱亚运盛会。美仑美奂的广州塔、一江欢歌的珠江,亚运从五彩夺目的海心沙徐徐起航,流光溢彩的开幕式书写着中华民族的智慧与想象力。金牌第一似乎已经不是老百姓关心的话题,对金牌得失的计较也远远没有20年前如此在意,中国人用一种百年来少有的从容淡定,在国际舞台上挥舞中华民族的文化魅力。有幸在广州奥体中心现场观看了刘翔110米栏决赛,当翔飞人13秒09打破亚洲纪录,第一个冲过终点,全场沸腾,那一刻心跳真的是难以自控。8万观众的热情被点燃,前面的小伙已经喊到声音沙哑。响彻云天的喝彩与掌声,是惊艳于刘翔的完美表现,更是中国老百姓对伟大祖国繁荣富强的最强呐喊。那天晚上在奥体中心,我真切地强烈感受到中国的力量,感受到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与自豪感。这一届亚运最真实的感受,是中国人正以更加自信的心态去享受亚运、享受亚运带来的友谊与和谐、享受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幸福与荣光,一张张笑脸是这一届亚运会最动人的名片。五羊花城,亚运广州,令人惊叹的辉煌与成就,铭刻着整个中华大地坚实发展的印迹与魄力。广州亚运不仅弘扬了奥林匹克体育精神,更向全世界彰显新世纪中华民族的文明与进步。
以东道主身份亲历新中国两次亚运的人可能真的不多,我很幸运是其中一个。两届亚运,不同的心灵感动,让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烈脉动。竞技体育是国家综合实力的较量,金牌寄托着民族强盛的期待,寄托着国家繁荣的梦想。衷心祝福伟大祖国更加富强!
(李先绪)